Day2&3|堅持不懈,拼搏到底!這就是極客精神!

2018.09.21

分享到:

經歷了一天的徒步,弘陽遠征隊伍紛紛到達營地沙坡小鎮。在黑夜降臨的時候,這里的星空格外美麗。碩大的星星在空中一閃一閃,遠征隊員望著這片星空,慢慢的忘卻了身上的疲憊。漫天星空,也讓黑夜不再漫長和無趣。

在一夜休息之后,弘陽遠征隊伍開啟了20日的旅程,弘陽遠征隊伍,要從沙坡小鎮徒步到達羊臺山。整整30km的距離,對于每個弘陽人都是挑戰。

經過19日的徒步,許多隊員都更加有經驗。不少人開始合理保存體力,將沖刺都留在最后的幾公里,來獲得更好的名次。


不同于19日的戈壁,20日弘陽極客們面對的是草原。林壑崎嶇,草木茂盛,山腳下清澈的河水彎彎曲曲瀉玉噴銀,林澗花香鳥語,幽雅清靜。不遠處羊群,在懶散的吃著草,這樣的景色,讓極客遠征的隊員們,以為來到了江南。

因為19日的徒步走了一天,疲憊來的更早一些。有些身體稍弱的隊員,開始體力不支。在其他隊員的輪流幫助下,繼續前行。即使再疲憊,也沒人輕言放棄。這就是極客精神,堅持到底,勇于拼搏。


在一天的徒步后,隊員們開始紛紛抵達終點羊臺山,羊臺山相傳是漢代名將蘇武牧羊之地。羊臺山造型奇特,形如漏斗。夕陽西下,整個山峰閃耀著五彩繽紛的迷人色彩,猶如人間仙境。

一夜的休息后,極客遠征隊伍開啟了最后一天的征程22km,從羊臺山到壕哇沙漠。簡短的集合后,遠征隊伍開始向終點進發。雖然很多人都已身心疲憊,但他們還是堅持走向終點。


來自弘6師的孔飛,20日崴到了腳,21日本想退賽,但是看到大家都在堅持,最終還是堅持走到了終點。20日的時候他腳崴了,纏了兩條繃帶,晚上睡覺時像針扎一樣,晚上基本沒睡。

他說:”來之前想著走走看吧,不行就退賽,可真正來到這種環境里,處在大部隊的氛圍中,才發現根本就是這么一回事。看看其他人都在堅持,激發了自己的斗志,不想放棄,堅持完賽。”


弘2師的地產集團總裁何捷,第一天走完之后,腳底就起了很多水泡,但還是一瘸一拐的走到終點。

只有7個人的弘9師,成為了21日第一支沖線的隊伍。隊伍唯一的女兵韓融,在隊友的幫助下,以及自己的不斷堅持,最終走完了全程。而弘9師的馮友林,第二天就被因傷教練強制退賽,但一想到隊伍只有7個人,他還是努力走完全程。


弘1師在這次遠征中,又名“弘魔隊”,先后收編了弘15師和弘7師。因為新隊伍需要磨合,他們又花了一晚上的時間去制定策略。最終在比賽中,我們看到這支新的隊伍由弘1師原隊員沖在最前邊,同時殿后,形成了對新隊伍的團團“包圍”,被強大隊友包裹著的新弘1師隊員,在這種氛圍之下,也完成了對自己極限的挑戰,并順利完賽。

除了“彪悍”,這支隊伍換了三四十次手,抬著擔架走了4公里的事跡,讓周邊的工作人員看得也是感到到落淚。



集團執行總裁張良本是督戰團成員,但卻完成了3天所有的比賽,談及感受,他說,跑得還可以更快,距離還可以更長。在目前房地產行情下,不快跑就會被趕超,因此,團隊一定要強、要團結,并有堅持到底不放棄的信念,本次徒步活動就是一次很好的厲兵秣馬。

此外,他還表示,本次極客活動是企業文化落地的重要抓手,“企業文化最怕的是寫在墻上,掛在嘴上。而這次的徒步,則能更好得體現企業精神,反應員工的精神面貌,并將企業文化更好得展現與鞏固。”


徒步第二天,走完32公里的弘陽集團董事長曾煥沙,在晚上發起了燒,但是今天依然早起,并跟隨大部隊一起前行。說到這次的極客遠征徒步賽,他表示一開始也曾有過抗拒心理,但是真正來了,走了后覺得真的特別有意義。

他感慨道,80公里這么艱難都能走下來,我們團隊還有什么完成不了呢?只要有這種毅力、信念,我相信我們的企業沖刺目標,包括我們規模的增長一定會達到。還有就是一個人是不行的,要一個團隊作戰,相互幫襯,在過程中調整方向,這樣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。

談到對本次徒步活動意義的理解,董事長曾煥沙表示:”今年以來,我們公司有很多新的高管、員工加入,這次徒步機會很利于新老員工的融合與交流。在茫茫戈壁大漠里,在這樣一個團體里,大家都是平等的,沒什么領導及員工之分,都是戰友,因此更容易敞開心扉,能跟好地交流并熟識;而且,整天待在辦公室時,看到的可能會是彼此的缺點,但是這樣互幫互襯的環境下,更能看到好的正能量的東西,把這種想法帶回到企業工作中,就能更好更快把工作完成。”

而在另一邊,弘陽公益行也開啟了第二站。弘愛師公益團隊來到了肅南縣,我國唯一一個裕固族自治縣。在肅南縣轉經廣場,弘愛師看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轉經輪香巴拉卻科,這個高20余米,有88萬尊佛像,10萬個佛塔的經輪,高高地屹立在藍天白云中。


隨后弘愛師來到了肅南鎮康樂鄉明德學校。目前學校只有84名學生,弘愛師先是在這里捐贈了大量圖書,來滿足孩子們對知識的渴望。隨后弘愛師與學生進行互動游戲,這里的學生許多都是牧民的孩子,一開始都很內向,在公益團隊的鼓勵下,許多學生玩的很開心。

在下午弘愛師來到了大草原上的牧民家,體驗牧民生活。這里是裕固族的聚集之地。弘愛師才到達這里,就被裕固族的文化所吸引。


裕固族擅長造型藝術,馬鞍、服裝、毯子上多繡有花鳥魚蟲,色彩和諧,形象生動。

裕固族的傳統服裝也很有特色,裕固族男子戴氈帽,穿高領的左大襟長袍,束紅藍色腰帶。婦女戴喇叭形白氈帽子,前緣鑲有黑邊兩道,帽頂綴有大紅彩絡。只有節日才穿起傳統服裝的裕固族。為了迎接弘愛師的到來,學生們也是都穿上了傳統服裝迎接他們。


今天早上,坐了兩個多小時的車,弘愛師一路幾番顛簸來到了肅南明花學校,學校的師生早已在操場等候,裕固族的孩子們都穿上過年才穿的民族服裝,戴上了鮮艷的紅領巾。當孩子們接到贈書時,內心充滿了喜悅,流露出開心的笑容,表達了對知識的渴望。


安塔扎是裕固族,他希望以后能夠通過讀書學習到更多知識,他的很多同學都跟他一樣,對知識有著深深的渴望。據悉,裕固族是一個熱愛學習的民族,一千個學生里有一個博士。


在這里,他們參與體驗了裕固族文化體驗課程,裕固族語老師安瑛采用情景教學法教授孩子們裕固語,課程上,孩子們一邊學習制作酥油茶,一邊使用裕固語溝通酥油茶的制作方法。安瑛告訴我們,裕固族語現在還沒有專用教材,所以他們會主動不斷摸索著適合孩子的教學方式,旨在讓孩子更好的方式學習裕固族語。


裕固族民俗博物館是當地最大的民間博物館,館內的藏品是白彥容一家一點點搜集出來的。收集了這么多東西,他們從沒想著拿它們去賺錢,就是想盡自己的力,給人們留下一些有價值的東西,守護裕固文化的根。曾有很多人出高價想買走博物館里的收藏品,但白彥宏舍不得 ,“我今天10萬賣掉,可能后人100萬也買不回來”白彥容給我們講述了他的想法,這是出于他對文化的捍衛。      

白彥容一家720萬建的博物館,有520萬是貸款的,這是目前他們辦館遇到的最大問題。      

“求木之長者,必固其根本;欲流之遠者,必浚其泉源。”非物質文化對促進中華文化的傳承和發展有著深遠的意義。弘愛師對他們的幫助,將撐起裕固族文化背后的整個生態,幫助裕固族文化的傳承和保護。


活動中有一個細節讓人感觸頗多:走進受捐助的學校,孩子們開心的打開圖書的時候,公益團隊里最小的隊員——小小傅也很自然的取出了一本繪本,有滋有味的讀起來。

這一刻,能深深的感受到,面對知識,一切區域差異、民族差異、貧富差異,都不存在了。每個孩子都應該平等享有獲得知識的權利。而確保他們這項權利,是我們全社會的責任。

這幾天的公益行,弘愛師深切地感受到:硬件條件的改善,是最容易的,只要花了錢,就能立竿見影。但是師資、環境等軟件卻不是一朝一夕,就能改變的。相對較不發達地區的教育之路,其實還有很長很長。


不過面對未來,依然要充滿信心。雖然我們不能為他們鏟平所有的溝壑,踏平所有的崎嶇。但我們可以通過弘陽人“十省百村百圖”的系列活動,全力拉齊教育平等差,為孩子們打開心靈之窗,插上遠飛的翅膀。

2018弘陽極客遠征也告一段落,這次極客遠征的隊員們充分的展示了他們的精神面貌,也是弘陽企業文化的升級與鞏固。在這里我們見證了每一個隊員的汗水與努力,他們堅持不懈,永不放棄,是極客精神最好的體現。

弘愛師也展示了他們的大愛精神,用愛讓更多的人加入公益。他們的大愛精神在張掖體現得淋漓盡致,讓愛的大旗繼續在弘陽飄揚。


行至遠,愛無疆!


相關新聞

王者歸來 | 心手相依,堅持到底!弘陽極客勝利凱旋

2018.09.21

“既然來了,就算爬我也要爬到終點。”——極客語錄 筑夢前行,鮮衣怒馬闖天涯3天80公里,弘陽集團的極客們一路挑戰極限,一路超越自我,一路永不言棄,終于完成戈壁徒步的挑戰。他們在這里遇見另一個自己,用堅韌不拔與昂揚斗志,完成自我重塑與涅槃重生...

詳細內容 >>